香香情结爱之物语优秀奖

[信息来源:瑞丽女性网]



 

     13. 夜间飞行
     作者 陈思蒙  北京               

     这是一个没有发生只有结束的故事。或许连结束也没有,毕竟“结束”这个词还是来得太郑重了些。
     这或许也是个爱情故事,只是这个弥漫着太多味道的故事,于她只剩下水一样的气息,透明得发寒!


     一  误香
     因着一封错寄的信,醇楠开始了一段自以为的奇幻旅程,可是这段旅程却成了她人生中一段莫明其妙的劫难。我从来就是有些害怕关于信的故事的,可是这次,偏偏这次醇楠撞上的又是一封信。

     如果这封信不是误写了地址,那就没有醇楠后来的故事了;又如果这封信不是在晚上写成的,信中的文字也不会染这许多的晚色,打动醇楠一颗总爱在夜间无束飞行的心;再如果这封信不是在夜里送到的,醇楠也不会一打开信封就准确地嗅出那丝清冽的香——“一生之水”。她的脸突然红了一下,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会脸红,“日本的香,我喜欢”。在看过《情书》之后,醇楠就向往起日本人那种静寂的清冽之味来了,“那一定是藤井树身上的味道”,她固执地想。

     可惜信中的这个男人不是风神俊朗的藤井树,他只是一个繁忙的,平庸的,可能还会有肚腩的“大叔”。是的,大叔,醇楠喜欢这么叫他,在信里放肆地这么叫他,是唯一的一个人这么叫他。一封又一封信件往返,这个称谓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他每每无奈却又高兴地纵容她这么“放肆”。他说:“丫头,好大胆!”

     醇楠这样就是要甜蜜一晚上的,想想长了这二十年,有谁纵容过她呢?最严格的管教才能造就最合格的淑女,可是谁知道这个小淑女二十年来每天晚上都梦到自己在外面的世界飞行,无拘无束地飞行?

     每次拆他的信,醇楠都要等到晚上,只有在夜间游离的空气中那股淡淡的香才能从醇楠手指间弥漫开来,飘忽的,很是舒服。这时候她就开始想象他是怎样用香水的呢?是喷在脖子两侧,还是洒在西服领口上呢?是点在胸口还是涂在手腕上呢?最后她几乎可以肯定他是轻轻抹在指间上的,香味就随着他的体温一起融在了信笺里。于是她的心就又飞起来,在这丝余味中穿行,像个冒险的小王子。

     醇楠也曾有过很多名贵的香水啊,甜甜的水果味道,清雅的花朵芬芳??????记得16岁生日时舅舅送的那瓶“瑰宝”,庞大的生日宴上,舅舅款款地说:“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你永远都是舅舅的瑰宝!”多幸福的时刻啊,那一刻的受宠,像个孩子!可惜啊,可惜,可惜一语成谶,以后真的就发生了什么。家败如山倒,香水早已成为生活中可望而不可及的梦境了。只是冥冥中她又找到一丝属于她的香,虽然她握不住它,好象怎么样也握不住??????

     突然醇楠惊醒,午夜深沉,手脚冰冷!原来她又做梦了。


     二   偷香
     醇楠一直在计划这次旅行,500多个日子的积存,从隆冬走到盛夏,又是隆冬再是盛夏,她终于在经济和心理上都准备好了。她要去寻他,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轻轻地,她就来到他的身边,并不让他知道,也不乞求他了解。她在等一个如果,如果他会爱她,她就再也不无望地飞了,她要静静停在他的肩上,七月里,空气潮湿,桂花都开了!

     当她真的站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的时候,七月的空气像金箔上熠熠闪着的光,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晕,好象又飞了起来,却又不是在夜里。这让她有点不知所措,但并没有妨碍她坚定的步子。这次旅行里的每一天都曾在她的想象里完美地演习过无数次,她如果没有下定决心,她是不会来的。但是她来了,是寻着这缕香找来的!带着他的那么多封信,醇楠觉得心里是熨帖的。她有他的地址,有他的名字,有他的电话,还有,还有他的香。第一次,明晰的,醇楠生出想要自己去争取幸福的情愫来。

     站在他工作的大厦对面,醇楠一眼就认出了那辆他曾在信中提过的坐骑,“干净整洁,是他的风格!”醇楠淡淡笑了一下。她并没有走过去,她转了2个街角,找到一家精致的小花店,走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醇楠已经是这家花店的临工了,一个星期的帮工,不要工资,只是晚上在花店留宿,而且保证每天还买店里一束花。店主看这样个温婉可人的姑娘,又是重点大学的学生,于店里的收入只进不出,当然是求之不得的。

     天气太热,店主好心地让醇楠混去隔街的大学洗了个澡。晚上睡在花房之中,醇楠才真正感觉到这些制作香水的材料原来是这么让人舒心的,有任何人工都无法调制出来的味道,是大自然最本真的芳华!她干干净净地躺在这一片或浓或淡的馥郁之中,心里澄澈得厉害。花香与清水,该是人世间能想到的最美好的事了吧!她深深陶醉其中,好象都感觉到了幸福一样!

     店里的工作并不太辛苦,在一片花香之中工作对醇楠而言本来也是一种惬意。她其实一直是向往着独立的,只是家庭的变故和家人过高的期望给了她太大的压力,她又怎么敢轻言独立呢?5点的钟刚敲过,醇楠就在记帐本上写下:百合两支,28元,陈小姐,外送。然后她把柔顺的长发扎了个漂亮的马尾,对着窗玻璃戴上了店里送花员的小帽。“出去送花了,老板。钱已收!”她像只轻快的小鹿般蹦开了。

     这一幕在她脑海中都演练过多少次了呢?她大概也记不清了吧,可是她还是毫无畏惧地去了,以他最喜欢的百合开场。就像个小偷一样悄悄潜入到他的身旁,名目张胆地窃走那一缕淡香,不止那一缕淡香!她的血液有些喷张,她的小脸绯红,显得健康又精彩。

     走到他工作的那栋大厦用了16分钟,她看了一眼他的坐骑,微微一笑,径直跨了进去。一个小送花员在前台的带领下很顺利就到了经理室,一路上两支装饰精美的百合引起了这个沉闷大厦里员工们的小小活跃。大家都在猜测今天走桃花运的又将是MONICA还是LINDA??????醇楠淡淡一笑,满有把握地穿过这些艳羡猜度的目光。她来是为了他,谁会猜到是他呢?

     在见到他的那一刻,醇楠一点也没有头晕,她看他看得清清楚楚,看得理直气壮。他跟她想像的一点也不一样,他并没有肚腩,也远比她想的要年轻。他不英俊但非常干净清朗。他吸烟,烟味些微颓废,在烟味之中还有那股淡香在游移,让醇楠心里又亲切又甜蜜,仿佛这里是舅舅那个她曾经常进常出的办公室。

     反而是他,乍一看醇楠那双毫不设防的澄澈的眼睛,他下意识地把目光藏起来。一阵百合的清香徐绕而来,他内心一亮,惊讶于这股生机,好久不见的生机!
“是王经理吗?这是一位小姐给你订的花,请签收。”醇楠毫不做作,水水的眼睛只眨巴了一下!

     “哦?小姐?哪位小姐啊?”他自然吃惊,但声音还是尽量保持着绅士的风度,很好听。
醇楠淡淡一笑,“真的是他,是他!”心里想着,嘴上却答:“哦,真对不起,那位小姐没有留下姓名。”她的眼睛又眨了一下,仍然水水的。
他没有看她,“哦?那位小姐大概什么样子呢?”

     醇楠看见他的办公桌上那支她送的剔透的花瓶,竟答非所问地说:“这花瓶真别致,你的品位很高雅呢!”
他也微微一笑,“这是一个朋友送的!”

     “一个朋友?”醇楠觉得他以这样一种方式在她面前提到自己真是有趣,“在你心里面她是怎样一个朋友呢?”她坏坏地想,差点就笑了出来。
“哦,对了,那位女士是怎样的呢?”他忽又回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

     “这个嘛,” 醇楠的眼睛转了一下,“高高的个子,小麦色的皮肤,短发,挺时尚的一位职业女性吧!”醇楠边说边熟练地把两支百合插进花瓶里,满意地欣赏着。
“哦?真的吗?”他明显有些激动,下意识去拿电话,刚要拨又想起醇楠的存在,略顿了顿,很温柔地说:“谢谢你!”

     醇楠看着他的眼睛,窗外已有晚色,她看不清了,一层水雾一样的东西弥漫开来,有那么一两秒钟,她差点叫出了他的名字。
     “不客气,明天我还会来的!花一共订了7天,我也正好工作到30号!”醇楠莞尔一笑,轻轻带上了房门。
转过身来她大出一口气,刚才那片水雾没有了,她在那些八卦员工的惊讶之中,直直走到楼外。七月的傍晚,空气中有挥不去的闷热潮湿。她有点虚脱,血液不再喷张,脸却红得更厉害,手脚冰凉。

     她朝着花店走回去,越走越快,仿佛要飞起来。她决定今晚要再混去洗个澡??????


     三     洇香

     接下来的几天,醇楠按时开工,每晚洗澡,有条不紊地打理花店,当然还有每天一次的送花,不早一分钟也不晚一分钟。他在信里说过,每天六点下班前的半个小时是最闲的,只有这个时候才有空闲把周围的东西看清楚。尽管他似乎每次都有意不去把她看清楚。

     第二天,石楠花,装在玻璃吊瓶里非常别致;
     第三天,文心兰,简单一盆,小巧素雅;
     第四天,白色山茶,5支一束,用暗红的玻璃纸包好;
     第五天,常春藤,从竹吊篮里垂下悠扬的藤蔓;
     第六天,鸢尾草,优雅3支,只一条紫色缎带系起来??????

     日子就这么按部就班起来,可是这日子于她,于他又好像是多了些什么。花气袭人知昼暖。这几天有花香萦绕的日子仿佛是氤氲着一片水汽的梦境,潮湿,模糊,幸福。
     终于第七天还是来了,白玫瑰,当然是醇楠最爱的白玫瑰来作完美的收场。醇楠捧着这13支初开的白玫瑰,心里在反复演习着这最后的致意。她想她会不敲门就走进去,径直把这13支纯白的玫瑰插进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花瓶,任他的办公室已经是花山花海了。在他惊愕的表情中,她要甜甜地,完整地给他一个微笑,嘴角弯到美丽的弧度,嘴唇晶莹,眸子澄净。她会轻轻地转身,走到门口,忽然转过头来,轻轻地,绝对轻轻地叫一声——大叔!然后她就要在他的面前跑掉,像个小偷一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窃走那股淡香,不止那股淡香!然后他会满城里找她吧!她要让他找到她,那是她这一生决定要狠狠抓住不放手的一次幸福,或许是仅有的一次。为了这一次她可以放弃家庭的期望,可以不顾严厉的管教,也可以融化父母的冷漠??????她又开始血液喷张,小脸绯红,显得激动又紧张。

     然而当她径直想走进去的时候,他的门却异常严酷地把她挡在了外面。房里他的声音有点兴奋甚至有点幸福。外面的八卦员工们三五成群地议论纷纷。醇楠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秦小姐真是有办法啊,上次闹得那么厉害,两人分开了一年多,这一回来就把他又降伏了。女强人真是有办法啊!”

     “嗨,你不知道,两人那么长时间了。秦小姐不是一直强势吗?两人闹了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她伤他伤得那么重,哪次不是王经理先服了软了,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啊!”
     “是啊,是啊,上次我听到王经理讲电话,还说什么‘我想给你的宠爱看来你全不需要,既然这样你还需要我做什么?’”

     “你说王总怎么就死心踏地认准了这么个比男人还厉害的角儿呢?”
     “你哪知道啊,人家是老乡,又是同学,分分合合多少年了啊?”

     醇楠忽然一阵晕眩,像是又遇到了刚下火车那天金箔似的阳光。沉闷大厦里的空气让她的胃翻江倒海,后脑发麻,手脚冰凉!她感觉自己的腿也软了,快要站不住了。她快要站不住了
     可是她的手指却扣在了门上。稍停,门开了,一股浓烈的CoCo  N*5的味道又在她的面前弥漫开一层水雾,隔着这层雾,她看见一个高挑的女人走出来,小麦色的健康肌肤,干练而时尚。

     “明天我再去看伯母,Antion。我从夏威夷带了礼物回来!今晚有Party,就不陪你了!”她笑得那么明亮,像太阳,让她晕得厉害。
     “HI!”她也顺便冲醇楠笑了笑。她似乎毫不介意醇楠手上这些花,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它们。她只是习惯性地跟醇楠打了声招呼,轻乎而平常,像跟每个员工,甚至清洁大姐打招呼一样。她根本就把她忽略过去了,醇楠想到。

     之后办公室里的一切醇楠都没有看清楚,她的眼前有一片挥之不去的水雾,任她怎样眨眼睛也没有用,只是干涩地发疼。那股淡香迷失在一片杂乱的气味当中,被浓重的CHANLE理所当然地掩盖了过去。她的心里静得吓人,一丝声响也没有!她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淡淡地说:“今天是最后一束,我的工作也结束了。”
“先生,再见!”末了2个字说得幽幽地,大概她自己也没听清。

     “对了,今晚请你吃饭,可以吗?谢谢你!”
      醇楠想说点什么,可她实在晕得厉害,怕是一开口就要吐出来的,她只得麻木地一笑。他的语调那么快活,像是感谢她送的花给他带来了好运!这时候她的心里才抽搐了一下,放下花就要走。

     “八点去接你可以吗?”他看了看签收单,“梦花园,是吧?说好八点了?!”他语气轻松温柔,她的心却抽搐得越发紧了。
     她终于还是没有叫出那句“大叔”,她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就落荒而逃。
     走出窒闷的大厦,她全身冰凉,眼睛仍然什么都看不清,她想她应该去洗个澡了。
                    
     四  暗香
     她换上预备好的黑色小礼服,精致的剪裁勾勒得她娇小的身体温柔而婉转;脖子上那颗湖水绿色的水钻项链贴着她雪白的皮肤,在餐厅的吊灯下熠熠生辉。她把那瓶原本也是为了今天准备的一生之水的小香放在手袋里,心里隐隐作痛。现在这香水用得虽已全然没有了当时的意义,却也终像是完成了某种仪式。她把香水直接涂在了心脏的位置,一个最深幽无望的位置。她原本以为自己会把它喷向空中,任香雾落在她的发丝,皮肤和礼服上,浅浅的,简单直白。可是,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可是。

  她及时地打断了自己,这个餐厅的氛围太优雅,太是他的风格,也是她的。她怕那层水雾会再次迷糊了眼睛,可她是那么想再看清楚他。她今天化了很浓的妆,湖水绿色的眼影把她的眼睛漾成了一汪深潭,澄净但望不到底的。

  “这里环境不错,那位琴师很有水准。”醇楠擦擦嘴角,虽然她什么都没有吃下去。
  “是啊,我很喜欢这里,希望你也喜欢!”他很绅士地举起了酒杯,“我有一个朋友弹钢琴也很棒,她从小就学的,为此还受了不少苦呢!”
  “是啊,我8岁就开始学琴了,被妈妈用毛线针打得手指都青了。”醇楠暗想,心里一阵苦涩,一举杯,美酒尽饮,“是吗?那她一定是位淑女。”
  “哈哈,她恐怕不是的,今天你也见到她了!”他快乐地笑起来。

     醇楠心里一紧,自己原来又这样被忽略过去了,轻乎而平常。她笑:“哦,她很好!”
他不语,只微笑,笑得醇楠心里生疼。

     之后两人只是闲聊,说话并不多。不知不觉,夜色渐浓,吊灯已闭,烛光摇曳。琴师竟自弹起了那首“梦中的婚礼”。这时候她的心里完全恢复了知觉,溢了满满一心房的水,这些水越来越多,最后只得暗暗地静静地从她美丽的眼睛里面落了下来。他陶醉在乐曲之中浑然不觉,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子已经和他长别离了。
     从餐厅出来,已是深夜。夜凉如水,清华似练。两个人静静走了一段路,谁也没说话,只有几个花童还在向情侣们兜售手里那些不再新鲜的鲜花。她突然就有点想哭了。
     “先生,能送我一束花吗?”

     他有些惊讶,旋即又微笑起来:“是啊,也该送你束花的,小妹妹!”
     “小妹妹吗?”醇楠疲倦地想,“原来只是小妹妹吗?”
     他轻跑两步,姿势好看。醇楠似乎觉得看周围的一切都成虚幻的背景,唯有看他还是他,是真实。
     远远听见他的声音“一束白玫瑰!”

     “不!今天不要白玫瑰!送我一束勿忘我吧!”醇楠的泪光已经泛起来了,映着脖子上那颗水样的钻,幽深。
     他微微笑着,郑重地把那束勿忘我递到她的手里。她清楚地感觉到他指间的寒凉,那股淡香就残留在这寒凉之中。
     坐在他的车里,电台正放着邓丽君的老歌“蓝色花一丛丛,名叫作勿忘侬;愿君手摘一枝,永佩心中??????” 醇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泪水接连不断地落下来。她赶紧把头转向车窗。

     “夜色很美!”她说。
     “是。”
     他的声音微颤,醇楠回头看他,原来是在咳嗽。
     “今天吹冷气有点感冒了!”他微微笑。

     那股熟悉的淡香静默地流泻出来,她闻得分明。醇楠也微微笑,对她的香他并未察觉。
     车到店前,醇楠想说些什么,可终于还是他先开了口,“再见,小丫头,谢谢你!”
     “只有我叔叔才叫我小丫头呢!”醇楠笑,眼睛亮晶晶的,嘴唇也亮晶晶的,像饱吸了夜露的花瓣,晶莹,冰凉。
     两人相视而笑,像个告别的仪式。
     他的车灯远远消失在了浓重的夜色里,醇楠背过身来,嘴角咸涩,“只有我叔叔才叫我小丫头呢??????”


     五  疏影

     然后醇楠就毕业了,再然后她又工作了。她在那天分手之后就把他的号码全部删去,把他的信都压在箱底,把那干掉的勿忘我装在一个盒子里。她开始去忘记他,去忘记那股香。开始时她把每天想说的话写在星星纸的后面,然后每天折 一个星星。在365个星星把一个剔透的玻璃瓶都装得满满了之后她就不再写了。她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香水,不断变换味道,各种不同的味道,只是远离那股香就行。再到后来,她连香水也很少再用了,只有干净舒服的沐浴露的味道,也是很好。工作忙起来,其他的也就无暇再顾及了。

     也有不少男士的追求,她都敬而远之。一个在她身边7年的朋友向她表白那天,她忍不住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他,因为他太了解她,也因为他的心情她太熟悉。除了真相,没有任何其他原由能说服他的,她知道。“他是我的命门,一来就捏住了我的七寸,这辈子怕是逃不掉了”,醇楠当时是这样说的,“而你,你要给我好好生活,去幸福!听到了吗?”朋友暗暗地,只是说:“你啊,一根经!”他并不强求了,也因为他太了解她。他说:“送你个离别礼物吧!”送的是那瓶著名的香水——“夜间飞行”,他说:“你啊,找个地方做窝吧,总在天上还真是不放心你啊!这就是长别离了哦!”她点头,眉目深垂,眸子幽微。她清楚这一别真也是长别了。

     妈妈很期望醇楠和现在的男友结婚。一个高干子弟,在妈妈眼里或许是家族中兴的捷径吧!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或许也是有这个责任的吧!这个他对她算不上好但也不至于坏。贵家公子的做派嘛,难免是有些大行不顾细谨的,不解风情也只能说是太忙了吧!但是他的大手有力且温暖,跟他在一起,醇楠倒常常是暖和的,这很奇怪,但这于她也就够了!


     六    尾声
     下周就要订婚。昨天晚上醇楠忽然梦到久违了的飞行的自己。她飞在空中,看见另一个自己正走在男友和他的后面,天很阴沉,男友脸色难看,似乎一触即发。他们三个人一起走下一个黑洞似的地铁口。突然她急急走上两步,死死握住他的手,他也死死握着她的。一切发生得隐秘而寂静,但感觉却如此决绝而真实。他的手细致柔软,手心余温,手指微凉?

     突然地她就醒了,好象是冰冷的海水刚从她身上退潮下去一样,浑身湿冷,手脚冰凉。
第二天,她就把他所有的信,那盒勿忘我,那瓶幸运星,那些用过的香水瓶子都找出来,原封不动地装进一个大箱子里,按心里记得的老地址寄去还给他,统统地都还给他。她只写了小小一张卡片:大叔,是丫头!我要结婚了。

     从邮局出来,她的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时至今日她才完全有了把握:她已经永远地把他记住了。不再需要任何关于他的东西,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他已经长在了她的心里,与她同生同灭,是一块肉,挖也挖不去了!而她已经独立地拥有了他。爱他,从此跟他本身再也没有关系了。
  
     再过两天就是订婚的日子了,醇楠此时正站在阳台上侍弄那盆开得旺盛的蔷薇。她告诉男友订婚前要个正式聘礼之外的小礼物,算是彻底跟女孩时代告别了。男友进屋送的竟然是香水——Anna Sui 的许愿精灵。蓝绿色的液体纯洁透明,饱含着对未来的希望,有甜蜜的水果香。他说:“哪能让你跟女孩时代告别啊,喜欢的就是你这个小女孩!”她忽然有一点感动,窗外绿叶沃若,他的手放在她的肩上,温暖有力。

     可是,莫非人世间的事总是要有些遗憾的?信,这次又是信,醇楠的挂号信。拆开一看,只短短落了几个字:丫头,大叔知道,大叔都知道!另一张像是花店签收单一样的东西就从醇楠手中滑落下来了。

     站在阳台上,醇楠一阵晕眩,七月的空气像金箔上熠熠闪着的光。
     突然之间,泪水来袭?。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香水  


  当季热卖产品
标签:
香水  





相关资讯搜索








网友评论
昵称:
留言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