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香情结爱之物语优秀奖

[信息来源:瑞丽女性网]



 
    10. 柔软香 爱情滋味

    作者:龚远峰上海师范大学,

    玩塔罗牌的孩子,是会迷恋上所谓的因缘际会。天真地相信手心的曲线,以为就是和心爱一辈子的蔓延,却哪知道世事漫如流水,惟有同母亲的联系不曾割断过。记忆不过那么短。昨天送出的花,今天已经忘了香味。谁偷了她的梦,留下,过眼云烟。爱情成碎,啸声马蹄?谁知道呢,是不是会有永恒的魅力女人花,在你的身后呢?只不过自从每种花都有了寓意,买花的人便学会了更痴情地对待。自从每种喜爱有了深浅,先爱的人便学会了进退从容。

   
                                
    真有会唱歌的花儿么,那一定是带香味的花儿,比如夜来香,你听------“月下的花儿都入梦,只有那夜来香,吐露着芬芳。”
其实真正悦耳的声音是该来自于栀子花,那样清甜自然的香味,老幼咸宜,有人受不了夜来香的馥郁,有人甚至连茉莉花略带碱性的清香都会排斥,可是没有人会拒绝栀子花那种可食用的香味。如果转化成人声,那一定是一种圆润醇良的嗓音,且有着广阔的音域。

    芳香应该是吐露出来的,像美人将朱唇就近了你的耳畔,细细的心事,低低说予你知,含混的发音被夜色与月光包裹着,变得丰腴,慵懒,因此才特别性感。
山野的栀子花多是单瓣的,从前山里打柴的农妇背着大捆树枝杂草,里面难保不夹杂着一两朵野栀子花,像山歌,香味一路飘摇。城市里的栀子花多为重瓣,规模较大的单位形成了大院,就大院里种着,后来搞建设,残存的已经不多了,只有学校里一丛一丛保留下来了。

    每年五月,栀子花在女生宿舍楼下开放,女生心里爱极了这等香花。教室里的女生总爱将手帕打开,把玩里面的花儿,其中一个道:“小时候看《少年文艺》,里面有一篇小说《清香的栀子花》。”另一个就回应,“对阿对阿,我也看过的。”不知为什么但凡看过这篇小说的人都印象深刻。似乎描写城市女孩与乡村女孩的差异,矛盾与相互理解的过程。依稀记得有一幅插画,下雨天,女生把雨伞收起来了搁在门边,书包里露出栀子花来。栀子花在里面象征着清纯与诚挚,散发着雨后的清新凉爽,和质朴。

    因此我现在仍认为,自己的人生是要自己掌握的,可是无论是谁,只要承认了人是不可能那么坚强的,就会变得比哪个时候更加的温柔,变得开始吸引起人来。
在这里,城市的栀子花延续着朴质的山歌,像极了引人入胜的,聪明温柔的,知性女人,再带上了一点儿为人母的爱意。这样的女人,是最美丽的,最令人神往的。

    二                              

    栀子花真正的绝唱怕是来自爵士名伶Billie Holiday,不管唱现场还是录音棚里录音,她的鬓角都得插上一朵或几朵栀子花,结果犹如白色山茶花之于茶花女,栀子花也就成为了她的标志,唱片封面以她斜插栀子花的照片最得神韵。后来有电影《戴栀子花的女人》讲述Billie Holiday生平,她一生苦难与洁白芳香的栀子花恰成了对比。在歌声里她与花儿又该是什么关系呢?黑暗中的洁净得亮光逼人的白色小花,使得她可以看进自己的灵魂深处?可是花儿给她的慰籍少之又少,倒反是她使花香融进一种苦味,带上了毒素。歌声中她本人与她的歌声,花香和听众,彼此那么柔软,又那么风力锋利,彼此撕裂着对方,最后没有一个不受伤的,就因为Billie Holiday,再没有别的话能与栀子抗衡了、


    而没有了Billie Holiday,就算是在歌剧院里,栀子花也缄口不言。纯真年代里的绅士身处歌剧院,按照当时出席社交场合的规矩,每人纽扣眼里都得插上一朵栀子花。整个歌剧院,黑西服,白栀子,无比鲜明,舞台上男女高音与身体和建筑发生着种种共鸣共振,可这一切与冷淡无知的绅士们没有任何关系。剧院里栀子花的众香参与了合唱,还是在刻板僵硬的生活中早就集体失神,失声了。

   
                  
    有人会认为纽扣眼里插的是白色鳶尾花,因为远看两者形态相似,而且都可以用于正式场合。我本来以为鳶尾是花中的哑巴,因为他们虽然色彩诡艳却没有香味,而他们的形态又那么柔弱脆薄,连风也能一不小心把花瓣吹破。在日本除了樱花,浮世绘里作为背景入画最多,和服布料图案里采用最多的,恐怕也就算鳶尾花了,与樱花一般脆弱,又与日本女人的温柔和沉默出奇吻合,所以也是一种有魅力的花儿,可以用来比作那些在男人背后默默无声付出的,贤惠女士。

    最近对这种花儿改变了些许原有的看法,觉出鳶尾花也会唱歌,首先是舒婷的诗歌《会唱歌的鳶尾花》,使得我被说服了,鳶尾花是有声音的,花儿的声音不一定非得由花香赐与。其次是一个音乐论坛里有人调查该把王菲比做什么花,竟然就有人选了鳶尾,因为花儿的蓝紫色固然脱俗,花瓣柔软中却又流出了一股高贵气质,与王菲的歌声刚柔结合是很相似的。
然而让我有了这种想法的,却不是鳶尾花。而是我的母亲。在寒假探亲的那次,我下了火车已是凌晨五点,这是我第一次在凌晨时分把脚伸出车厢踏上故乡的土地。

    早已化入爱人的心里了。就如同不管在花瓶中还是园子里,花儿旋转着,一朵朵有了灵魂,化蝶了一般熙熙攘攘扑动翅膀往上飞升起来。又像歌儿化作了彩云,编织成了梦的幻境,深深地吸引住了爱恋它的人们。或许,这样的魅力才独是不变的,不单用在了花儿上,还有那些解语花吧。

    让鳶尾唱歌的还是凡高,他对鳶尾的关注与他平日里喜欢琢磨日本浮世绘有关?当然一些阴暗沉郁的油画里也出现过鳶尾,但是他的鳶尾花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
而千百年前那黑夜里绽出的花,只把诡魅的色泽吻在一个人的额上。那烙印湮没在他唇角时,便是生生世世的甸甸希冀,熠熠地闪着几世纪不曾有的光。可以真真切切地挽住一个人的微笑,一生一世就好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香水  


  当季热卖产品
标签:
香水  












网友评论
昵称:
留言内容